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法 > 医药产业 > 详细内容

FTC v. Cephalon有偿延迟(pay-for-delay)案经受关键挑战

来源:时间:2015-02-06 15:16:56围观:

2015年2月,一份来自联邦法院的判决表明,在专利侵权诉讼中,品牌药制造商为达成和解所支付的费用若导致相与竞争的仿制药上市推迟,已足够支持有偿延迟主张(pay-for-delay claim)。该案正降低此类诉讼的标准。

20152月,一份来自联邦法院的判决表明,在专利侵权诉讼中,品牌药制造商为达成和解所支付的费用若导致相与竞争的仿制药上市推迟,已足够支持有偿延迟主张(pay-for-delay claim)。该案正降低此类诉讼的标准。

 

该判决来自于受到密切关注的FTC vs. Cephalon案 ,原告指控一项非法有偿延迟推迟了仿制药参与Provigil的市场竞争。观察家将该案视为一项早期测试,试看法院如何适用联邦最高法院于2013FTC v. Actavis 案中所确立的先例。

 

Cephalon与其它同为被告的仿制药制造商尝试将案件驳回,他们辩称,根据先例Actavis案,Hatch-Waxman 诉讼和解协议中,需要大量的、不合理的反向支付( reverse-paymen)t才有资格认定为反竞争。

 

宾夕法尼亚东部地方法院并不认同,裁定 Actavis 案不需要此种门槛。Mitchell Goldberg法官认为,先例只要求原告(本案中为FTC与直接购买者)证明存在反向支付即可,本案中原告已完成证明。此后,应由陪审团决定该项支付为促进亦或反竞争。

 

本案起始于2008年,当时,FTC和直接购买者控告 Cephalon200512月至20062月参与了一系列反竞争交易,交易相对方为寻求生产自己版本的 Provigil(莫达非尼,一种睡眠障碍药,治疗嗜睡症等症状)的其它仿制药制造商。

 

法官称,这些与Teva, Ranbaxy, Mylan Barr仿制药商的交易导致Cephalon 总计3亿美元的累积支出,仿制药则被推迟至20124月上市。

 

Teva 2011年收购了 Cephalon2008年收购了Barr

 

编译自:“FTC Pay-for-Delay Case Against Cephalon Withstands Key Challenge”

 

 

 

责任编辑:周倩

本文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交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最新评论
共有0条交流